主页 > 产业探险 >就要修很大!你可以美得像机器人,不必当男人的清秀佳人 >

就要修很大!你可以美得像机器人,不必当男人的清秀佳人


2020-07-07


就要修很大!你可以美得像机器人,不必当男人的清秀佳人

(图片来源:JMiu,CC Licensed)

整形的人造美──关于后人类时尚神话

还记得小时候和姊姊讨论滨崎步时,我们总会以一句「她美得好像机器人哦」作结。这一点也不阻挡我们喜欢滨崎步,相反的,我们沈醉于她这种假到不能再假的美,迷恋她机器人般複製出来的外貌。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很早就发现了阴性特质与机器人之间的联结,也就是现在火红的议题:赛柏格(cyborg)与后人类主义(post-humanism)。

当代与后人类理论相关的文学作品和电影,通常有两种表现形式,简单来说就是:

(一)强调机器人或複製人其实也很具有「人性」,因而强化了「人本主义」的观点。

(二)点出人类其实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赛柏格或是机器人,因为我们所谓的「人性」,或人类特性,其实不免是製造、複製出来的结果。

一开始看《恶女罗曼死》(Helter Skelter)的预告时,还以为以时尚摄影闻名的蜷川实花会以第二种表现形式来重新定义女性身份与阴性特质,敲碎父权社会的迷思。不过,电影看到一半,我想我是失望了,因为蜷川实花採取的仍然是第一种表现方式。

在谈《恶女罗曼死》失败的后人类再现之前,我们当然应该先谈谈后人类理论。后人类理论家海尔斯(N. Katherine Hayles)在她着名的着作《我们怎幺成为后人类》(How We Become Posthuman: Virtual Bodies in Cybernetics, Literature and Informatics)中,提出后人类的四大假设。

首先,她认为后人类重视「资讯」多于「物质」,而资讯具有可以被交换、储存和複製的特性;也因此,她认为后人类挑战了西方思想长久以来认为人具有独立意识、因此比其他物种更优越的人类中心观点。

虽然后来海尔斯的理论持续被修正,后人类理论界也陷入了「轻视身体」跟「重视身体」之间的论争,不过海尔斯的理论的确奠定了后人类的理论基础。另一方面,海勒薇(Donna Haraway)在 1985 年发表的 〈赛柏格宣言〉(A Cyborg Manifesto)中,用后人类理论来重新检视女性主义,认为后人类理论有助于将女性从本质论和二元对立中解放出来。 当人类已经不再被视为独一无二、与生俱来即有独立思考的优越物种,传统的性别二分法也因此成为过去式,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每个人都是一个建构、複製出来的赛柏格。

后人类理论把身体视为一个混种、充满义肢、能够被複製和重组的产物,因此在后人类时代中,没有所谓「完整的身体」。我们的身体疆界早就已经被科技给打破,充满重组的痕迹与破裂的孔隙。若把性别层面带入后人类身体来思考,我们就更可以理解海勒薇为什幺认为后人类理论有助于解放女性:因为父权社会中「完整的女人」这样的神话,已经被摧毁。

──     ──     ──

于是,在美容文化盛行的当下,每个戴上假睫毛、打了肉毒桿菌、接受整形手术的女性,事实上都可以被视为一个「赛柏格」。

女性身体疆界被美容科技给渗透,所谓的「完整」、「贞洁」的女性身体也终于不复存在。现在,假睫毛就是女人的义肢,肉毒桿菌就是女人身体里的晶片,每一个女人都变成一个机器人,一个複製人,父权社会对于女性「完璧之身」的追求,只存在于神话和幻想中了。

就要修很大!你可以美得像机器人,不必当男人的清秀佳人

 

(图片来源: 《恶女罗曼死》电影海报)

 《恶女罗曼死》的电影开头,以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像是蜷川实花动态摄影展的蒙太奇,把日本女性投入美容文化的片段和萤幕上被「製造」出来的女性形象莉莉子剪接在一起,就是在宣示女性和后人类理论的时代已经来临。

不管是假睫毛、化妆品、整形科技,还是拍大头贴的电脑修图技术,其实再再都有助于鬆动女性完整身体的迷思。 你在镜头里、杂誌上、萤幕中看到的莉莉子,不是一个「天生」就俱有如此「完美」阴性特质的女人,而是一个被美容产业和演艺圈「複製」出来、身体承载着大量「美容义肢」的机器人。

看起来,《恶女罗曼死》大有推翻父权社会神话的可能性。但随着故事发展,我们逐渐发现蜷川实花表面上提倡女性赛柏格时代的降临,实际上巩固的却仍是「女性完璧之身」的重要性。莉莉子因为任意组装美容「义肢」、打破女性完整身体、操弄萤幕女性形象,所以被塑造成一个妖怪一般的人物,就像是深驻于父权社会神话中的狐妖一样。

而她从华丽舞台摔到地狱深渊的悲剧,更让(男性)观众再一次地坚信「完璧之身」与「女性贞洁」的重要性:你看,随意拆组、玩弄自己身体的女机器人一定会死,女人们哪,还是放下你们的化妆品,乖乖当一个清秀佳人吧。

──    ──    ──

为了强化莉莉子妖怪一般的形象,蜷川实花甚至强调她「怪物化」的情慾。首先,莉莉子是一个自恋女人。她的房间里摆满了自己的照片,她待在家中最爱做的事情,除了着迷地凝视镜中的自己以外,就是逐一翻阅自己在杂誌封面与内页里的美丽模样。

自恋情慾在父权社会中一向是具有毁灭性的,因为它封闭,既不让自己的情慾投射到他人身上,也不准他人随便将情慾投射到自己身上,因而挑战了男人作为慾望主体、女人作为被慾望的客体的两性权力法则。现在,女人既是被观看的客体,也是观看自我的主体。主体和客体同时存在于莉莉子身上,也因此她被刻划成怪物般的角色。

莉莉子的自恋情慾,最终发展成一种畸态的双性恋情慾。因此,她不只是父权社会所谴责的淫蕩女人,随便跟男人做爱,任自己的女性情慾倾泻流动。她更是一个无法被男人理解、甚至被男人所畏惧的双性恋怪物,不仅要求经纪人羽田替自己口交,更同时贪婪地向羽田的男友索求性爱。

莉莉子怪物化的形象,在电影前半段和羽田符合父权社会的女性形象(乖巧腼腆、牺牲奉献、情慾被动的家庭主妇)形成强烈对比。也因此当羽田逐渐向莉莉子靠拢、甚至开始学习化妆打扮(因此越来越像一个女複製人)时,她被(男性)观众视为一个「向下堕落」的女性。

莉莉子不受控制、无法被定义的双性恋情慾,在电影中被呈现为一种野兽化、怪物化的慾望,引发(男性)观众无限的焦虑与恐惧。也因此,莉莉子在电影后期所经历的精神分裂和事业挫败,被(男性)观众视为「理所当然」与「罪有应得」的结果,因为她不只是一个摧毁自己身体完整性的女赛柏格,更是一个拥有双性情慾的女妖怪。

故事中不停追查并分析莉莉子事业发展与萤幕形象的男探员,就是(男性)观众在萤幕上的理想化身,既以男性凝视观看莉莉子的形象,又以男性思维将莉莉子的「自甘堕落」定罪。所以,《恶女罗曼死》是一部女赛柏格在父权社会中走入地狱的现代啓示录。

──   ──    ──

我多幺希望《恶女罗曼死》可以是一个讲述女赛柏格在父权社会中进行反击、获得胜利的故事。莉莉子的成功,暗示着每个女性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一个机器人,恣意任美容科技渗透身体疆界,有意识地操弄自己的形象,挑战父权社会建构出的完璧之身神话。可惜,《恶女罗曼死》最后透过莉莉子的毁灭,反过来加深了父权社会意识型态,让男人仇视这个打破身体神话的女複製人,并且更加执着于女性身体的「完整」与「贞洁」。

或许我们可以在莉莉子的整形手术中一窥这种父权思维:莉莉子全身上下都是整出来的,除了眼睛、指甲、耳朵,还有父权社会最在意的「女性私处」。啊,于是我们恍然大悟,不管美容科技再怎幺发达,只要你保留「真正」的女性私处,就有可能获得「救赎」。

不知道哪一天男人才会发现,其实连女性的私处都是一种「义肢」,而女性贞操一直都是父权社会建构出来的神话呢?

延伸阅读:

如果可以改变身体的某个部位,你最想改变哪里?

最适合送给朋友的情人节卡片,单身 情人节也要晒恩爱

妳了解自己吗?Gay 画的阴道 说不定比妳画得还好呢!

就要修很大!你可以美得像机器人,不必当男人的清秀佳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