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之家网站 >我们惧怕自己的怒火:神话故事与火星心理学 >

我们惧怕自己的怒火:神话故事与火星心理学


2020-07-10


神话故事与火星心理学

我们一开始可以先观察古时候的战神,想一想,他们作为火星灵魂的进展告诉了我们什幺。近代集体幻想里的英雄战士概念与我们将要探讨的神话形象相差甚远。目前有两颗外行星落于水瓶座,我们认知里的英雄应该是靠脑袋不是靠肌肉的,这样的英雄必须替人性而战,也许是一位思想家、关怀者,性别不拘。不过远古战神的特徵还是保留了下来,不只是运动比赛的冠军,也存在于当代电影之中,或环绕在神祕的精英作战部队里,如英国的特种空勤团。

诞生的挣扎:巴比伦文化里的玛杜克

咱们从玛杜克(Marduk)开始谈起吧,我在其它讲座里谈过他,在座有些人也许很熟悉。不过,应该还是有些人不知道他是谁,我简单带过他的故事。玛杜克是巴比伦文化里的火神,拥有太阳和火星的特质。今天我主要谈他火星的面相。玛杜克和其他的兄弟姊妹都在母亲水神蒂雅玛(Tiamat)的子宫里。当这些儿神遭到母亲的死亡威胁时,只有玛杜克敢站出来为生存而战。他和蒂雅玛展开一场大战,在母亲能够杀死他前,先毁灭了母亲。他从母亲的身体创造出天与地,因此,这位熊熊燃烧的战士之神创造了宇宙。

巴比伦人认为创造的源头是一场恐怖的战争,需要英雄气概与勇气。这个创世纪神话的意象描绘出能够运用在各种场合的心理动力,也就是生命必须透过挣扎与分离才能存活下去。玛杜克摧毁母亲的身体,以母亲的身体打造出宇宙,这样的行为不只象徵着实际的分娩过程,更描绘出个人意识诞生的危急状况。这样的生产,是生理的,也是心理的。我们都知道,生产是生死交关的事情。在星盘上,我们会把这样的过程与牡羊座及一宫,特别是上升点做连结。不过,我们也许不晓得,心理的诞生也需要天人交战一番。我们希望个人的发展能够轻鬆、愉快、和谐。不过,要成就一个独立的个体已经是一场大战了,无论这样的行为是否要求一个人必须违逆家族的血脉或对抗集体的意识都一样。要我们接受自己必须参战和杀戮的感觉非常困难且痛苦,当然,我们希望这里提到的作战与杀戮只是象徵性的说法。唯有胜利才确保我们能够存活下来。

婴孩战士

战争是我们从小发展人格的必经过程,这也是为什幺玛杜克的神话继续在人间产生共鸣的原因。为求实际的存活,我们必须先出生。接着,我们则要为了心理的自主而战。在过程里,我们必须与母亲对抗;饥饿时,会发出尖叫声;当别人违抗我们的意志、将我们强行抱起时,我们会乱踢乱扭。我们不只对抗母亲的拥抱,更反抗我们自身肢体的僵硬与不协调。当我们不能用意志控制四肢的时候,我们也会生气。接着,我们成了所谓的「恐怖的两岁儿」,无论我们身上带有多少教条,我们一定会踢开所有的限制与规矩。我们乱发脾气、捶打地板、放声尖叫、呕出马铃薯泥、憋气憋到脸都变蓝了。我们从母亲身边分离开来,且要求独立的意志。如果我们办不到这点,我们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个体。

因为娃娃很小,我们会觉得这种行为不成威胁。如果发脾气的是一个体毛浓密的彪形大汉,我们肯定会往反方向逃之夭夭。你们都晓得第一次火星回归的「恐怖两岁儿」,因为火星绕行黄道的行运需要两年。当火星第一次回到出生位置的时候,我们进入了作战模式。我们内心气愤好战的灵魂甦醒,企图定义、确立自我。如果是自己的小孩,我们大多会容忍,甚至接受孩子的任性,而当我们在餐厅或超市里听到别家的孩童尖叫哭闹的时候,我们会知道这是个没有办法伤害我们的小奶娃罢了。不过,就算是小娃娃的愤怒也是会要人命的。确立分离的过程需要多少愤怒,我们已经想不起来了。当我们长大后,再次感受到这种感觉时,自己的怒火还会吓到我们。

「不」就是不,你哪里听不懂?

丽兹:在场有多少人生气的时候会吓到自己?

观众:我非常害怕自己的怒气。我生气的时候,也会变得非常焦虑,所以我会试着和用理性化解怒火。

丽兹:你是担心自己会失控、伤害别人吗?我们对于愤怒的恐惧实在很有意思,我在很多客户身上都见识过。第一次火星回归的时候,我们才开始学习控制怒火。不过,长大以后却不晓得自己有没有能力克制愤怒。如果我们长大了,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愤怒怎幺办?我们通常会压抑火气。在场有多少人无法说「不」?

观众:我说得出口,但不知为何,别人都不听。他们都以为我说的是「好」,然后开始欺负我。

丽兹:当然了,很多人为了实践霸凌的艺术,根本不会在乎你拒绝得多诚恳。我们就必须一再重申,也许不能只说一次,也许必须强硬一点,好比说:「不就是不,你哪里听不懂?」而在特殊场合里,「死一边去,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也满好用的。幸好,多数人并不会固执事情一定要照他们的意思办,也不会完全忽略其他人做决定的权利,不幸的是,我们遇到这种人的的时候,通常都是在我们小时候,这种人就是我们的父母。

这也就是为什幺,长大成人以后,火星常常会成为大问题的原因之一。碰到高压强势的爹神、娘神时,我们还是会变回小孩子,我们很可能会对自己的力量失去信心。而我们的「不!」感觉起来就会像是小绵羊咩咩叫,别人也就不会认真看待了。认真诚恳的拒绝必须有意识地使用火星。当我们个人意志在内心戴上相当犹豫的面具时,其他人不会相信我们,反而还会用他们的火星从我们这里强取豪夺。如果我们期待其他人尊重我们的自我,我们就必须先全心全意地尊重自己。那幺,「不」就是「不」,就算是温和、轻鬆的「不」,别人也不会误会。

如果我们能够展现出火星崛起的模样,除了特别迟钝、特别坏、特别想要揽住权力的人以外,一般人应该都能感觉得到,必要的时候,我们已经準备好要正面对质或拒绝,以保有我们的独特性,这样其他人就没有办法控制我们。别人欺负我们的力量通常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因为我们希望被爱,却害怕孤单及分离。我们心底的依赖感害得我们没有说服力,就连每天都会出现的「不,我今天很累了,不想和你的朋友一起出门吃晚餐」都说不出口。我们甚至会发现,就连面对一名说服你买下某件衣服的专柜小姐,你都会忘了说:「感谢你的协助,但我不喜欢。我中意蓝色那件。」火星的问题变化不多,小事就是刚刚提到的那两个例子。在小事情上让步也反映出我们的行为是温谦恭良且处处容忍的。整体而言,我们能在这种背叛自我的小事情上放水,特别是这些小事出现在需要月亮与金星反应的时候,因此,当大事出现的时候,我们也许还能忠于自我。不过就算是天大的事,某些人还是会背叛自己的心意就是了。

所以,当有一天,这种人终于气炸了,出门攻击别人的时候,我们也不该觉得意外。通常的状况是,他们会出来攻击他们的孩子或父母,比较极端的例子是他们会朝随机出现的人行使暴力。我们可以想一想最近很多的「狂躁驾驶」,或持枪跑去学校、商店、办公室见人就开枪(包括他们自己)的案例。火星要到什幺程度才会干出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就是刚刚坦承自己无法说「不」的人干出来的,不过规模却大得多。有人明白为什幺自己会有这种困难吗?

观众:不敢打扰其他人。

观众:害怕别人不喜欢我,害怕遭到拒绝。

丽兹:要用创造力与火星共处最困难的一点就是,大家都觉得这些恐惧无可避免。表达火星的能量,就算是以积极、正面、讚扬生命的方式呈现,有时都可能会疏远其他人。如果我们不同意其他人,想要强调自己的意识,我们就得冒险,别人可能会讨厌我们,特别是那些必须掌控周遭世界的人。我们也许会失去他们的「爱」,如果在这里用「爱」这个字不会太奇怪的话,我们也会体验遭到拒绝的感觉。他们也许会指控我们成了坏人,而就连我们自己也可能会同意他们的指控。

服务与无私

我们在早年学习了自信和恶行恶状组成的方程式。这个方程式不只来自我们的父母,从文化宗教的教条里也层出不穷。就扭曲火星的表达能力来说,基督宗教难辞其咎,虽然教会本身也有相当漫长的暴力火星历史。我们受到的教育教导我们,身为一个人,我们是不重要的。坚持自我是自私的,是坏事,是不对的。《失乐园》(Paradise Lost)作者米尔顿(John Milton)笔下的路西法说:「我不效忠!」因此拒绝效忠(服务)就是和恶魔为伍,我们必须先替其他人的需求服务,等到大家都满意了,才来谈我们自己的需求。当别人展现敌意的时候,我们必须转过另一边脸让他打,而不是站出来捍卫自己、反击回去。我们相信自己永远都要原谅他人。在座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原谅深深伤害你或家人的人?我只有看到两位朋友举手。难道人能够跳过憎恨和杀人的欲望,直接谈原谅吗?也许,在事过境迁之后,原谅和同情会出现。不过,人类的本能反应是反击,不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确保我们身为活人的能力。

观众:维繫这个社会,替别人服务不是必要的吗?不是社会形成的首要条件吗?

丽兹:的确,尊重其他人的权利是社会的条件。不过,在这样的大框架底下,一个人还是可以说:「我不想读法律,我要成为一名艺术家。」而不会因此打坏社会的结构。在社会架构下,火星一定会有某种程度的退让。为了要与其他人和平共处,火星能量一定会遭到规束,且引导至有建设性之处,但每个人还是必须证明个人的意志、目标和欲望才行。

苏维埃政权的共产实验瓦解,就是因为这种社会必须摧毁各人的意志。英国人不会活在那幺高压统治的社会里,不过我们内心也受到某种压迫。这种压迫感远比意识形态、宗教、政治都还要古老、深刻,而且是加诸在我们的无意识层面。这种思想深植在西方文化长达两千年。如果我们接受「星座年代」的概念,过去两千年,人类集体意识其实是处在双鱼/海王星价值里。火星自然是海王星最大的敌人。只要是海王星想要消散融合之处,就是火星遭到去势之处。如果我们活在以海王星价值作为最高指导原则的世界里,火星就一定会成为那个「坏蛋」。别无他法,因为火星扮演的就是自我确立及竞争的角色。一个人也许能用各种极具创意的方式整合这两个原则。不过,就原型上来说,火海两者是对立的。

坚持自我的天人交战写在巴比伦的玛杜克神话里,不过,因为集体意识里的海王特质作祟,我们并不会认同玛杜克的形象。我们不能生气,我们不能坚持自私的欲望,我们不能展现出竞争的本能。因为这样的模式牵制在我们的灵魂深处,所以我们的火星有很多问题,从最简单无法说「不」开始。因为我们没有办法连结火星,我们惧怕自己的怒火。我们不知道界线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能够站在中央,以有建设性的方式流通能量。怒火就像是我们惧怕会破笼而出的怪物一样,如果牠真的闯了出来,我们相信一切都会遭到破坏,而我们无法使其停止下来。自然而然,这种想法就成了「自我应验预言」了,而当今西方社会的确上演着愤怒火星爆发的戏码。

观众:所以,妳的意思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并不是真的火星,或者说,至少不是正面的火星能量,而是火星压抑的结果。

丽兹:没有错,我的意思差不多就是这样。大多数我们目睹、阅读、体验到的都是病态的火星。这也就形成了火星的「恶性循环」,我们因为相信眼前丑恶的表达方式就是这颗火星的真面目,所以不敢展现出这颗行星的力量。而长达几世纪无法表达的恐惧却也无庸置疑地加重了火星在世界上呈现的方式。因此,我们必须仔细检视暴行的根源和本质,无端的暴行并不是战神传承下来的特质。

相关书摘 ►屠掉你内心恐惧的巨龙:北欧神话里的火星「齐格菲」

本文摘录自《火星四重奏:面对慾望与冲突的试炼》,心灵工坊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琳恩・贝儿(Lynn Bell)、达比・卡斯提拉(Darby Costello)、丽兹・格林(Liz Greene)、梅兰妮・瑞哈特(Melanie Reinhart)
译者:杨沐希

心理占星前所未有华丽阵容
一齐演奏欲望与冲突交织、火花与激情四射的火星组曲

火星的力量令人畏惧。在占星学中,掌管火星的是战神,因此不论是个人的行动、欲求、力量,甚至国际间的恐怖行动或军事冲突,都与火星息息相关。但少了火星,我们也难以捍卫信念,甚至会陷入消极的受害者心态并迷失自己。火星有光明面也有阴暗面,一边是欲望、屠杀、谋杀、邪恶、坏心眼,另一边则是勇敢的美善、卓越与正直。

本书的四位作者堪称当今心理占星界的天后,她们从天文学、字源学、神话、史诗、符号等角度分析火星,也包含不可或缺的星盘解析、宫位与相位意涵等多元探讨。强调火星破解情结、展现自我的强大动能,以及若未正确引导,可能产生的疾病与症状。

特别收录针对911事件当日的分析,以及梅兰妮.瑞哈特所整理的「16道火星习题」,帮助读者检视自己的火星能量,找到它燃烧与荣耀生命的方向。

火星表达自己的方式有二,一是冲突,二是欲望。少了火星,我们会变成非常无聊的生物。――琳恩.贝儿

透过火星,我们可以建设,也可以摧毁。――达比・卡斯提拉

认真诚恳的拒绝,必须有意识地使用火星。――丽兹・格林

火星协助我们的内在光芒与我们配合,这股光芒能够连结生命里神圣的层次。――梅兰妮.瑞哈特

我们惧怕自己的怒火:神话故事与火星心理学

上一篇:
下一篇: